一直在治理一直有问题,苏北化工的响水样本

2019年03月23日 反应釜设备 450 views

事故发生时,整治仍未结束。近十年来,响水县事发地附近居民陈强夜里常常闻到呛人的气味,窗户的柱子上总是蒙着一层黑色。他记得,当地会发生爆炸的说法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

天嘉宜公司的一声巨响让传言不幸成真。

 |陈怡含 张艺 实习生 马延君

编辑 |冯翊

3月21日下午14时50分许,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内的天嘉宜公司发生爆炸,据盐城官方通报,截止3月22日12时许,事故共造成47人死亡,危重32人,重伤58人。

涉事的天嘉宜公司,位于灌河入海口附近,成立12年来多次出现安全生产问题,去年2月,该公司曾经被国家安监总局通报了13项安全隐患。而响水生态化工园区亦多次出现重大安全事故,还存在环境污染问题。近期,江苏省针对环境污染问题掀起了整治风暴,包括响水在内的诸多化工厂日子不好过,截止去年,江苏省共关停相关企业1421家。

近年来,化工企业虽被周边居民视为“定时炸弹”,但在响水县的经济版图上占据重要位置。园区设立后,当地政府为吸引投资给出了一系列政策优惠。

不仅如此,连云港市的灌南县、灌云县等也都在灌河沿线建立起了化工园区,十多年来,灌河入海口逐渐被化工企业包围。

化工经济带给当地的益处显而易见,以响水县为例,园区财政收入一度达到该县的六分之一,地方经济被一路拉着狂奔,但安全生产和环境污染问题也从未间断。

响水恐慌

爆炸发生后,陈强说,他听到传言称,会发生二次爆炸。现在,镇上所有的人都已往外撤,他已经去到30公里外的亲戚家,一路上能看到房屋中被震碎的玻璃。

事故发生的原因有待调查,但安全隐患早在一年前已埋下。

2018年2月8日,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发布的《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督促整改安全隐患问题的函》,提及,天嘉宜公司存在无巡回检查制度、苯与甲醇装卸现场无防泄漏应急处置措施、员工不清楚装置可燃气体报警设置情况和报警后的应急处置措施等13项安全隐患。

而公司所在的响水生态化工园区,曾屡次出现重大安全事故:

2007年11月27日,园区内的江苏联化科技有限公司内因一只容积为5000升的重氮化盐反应釜温度超标而发生爆炸,8人死亡;2010年11月23日,园区内的江苏大和氯碱化工有限公司因操作工人违反规程而发生氯气泄漏,导致处于下风向的公司30多名员工中毒;2011年5月18日,园区内生产农药的南方化工厂发生重大火灾,7月26日,该厂再度爆炸,两层楼的厂房蹿出三层楼高的大火。

化工生产还引发了环境问题。2012年,此次发生事故的天嘉宜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供应科长等四人合谋租用货车分三次将124.18吨危险化工废物运往三百多公里外的江阴市周庄镇倪家巷村并进行填埋,两年后被发现,最终以环境污染罪被判处9个月到18个月的有期徒刑。

案件审理期间,该公司因二期废水治理设施未经环保验收擅自投入生产、未设置危险废物识别标志被盐城市环保局罚款十万元。随后三年,又因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环境影响评价制度、大气污染防治管理条例等六度被罚,金额累计超过百万元。

环境污染严重影响了周边居民的生活。据媒体报道,园区周边村民常年大门紧闭,窗户被塑料纸封死,以抵挡“呛得人眼泪直流”的气味,村民之间普遍流传,化工厂不招收没有结婚的工人,怕影响生育。不仅如此,陈家港招牌鲈鱼消失了,捕捞上来的鱼虾经冷冻悉数运往鲁浙,本地人再也不吃。园区东面的灌河作为苏北境内唯一一条没有建闸的天然潮汐河道,曾经常年吸引虎头鲸前来交配产仔,建园之后,虎头鲸也见不着了。

环境污染和安全事故让居民持续恐慌,一有风吹草动,人们会选择逃离。2011年2月10日、正月初八的凌晨,天空中飘着雪,落在地上便结成了冰。化工园区附近陈家港、双港、南河、老舍四个镇区三十多个村庄反常地被车灯照亮,上万人在大逃亡。

一切源于一则从园区传出的消息:有化工厂发生泄漏,即将爆炸。消息经过传递,被放大为“爆炸的影响范围有两百公里”。

据媒体报道,那天凌晨从陈家港到县城的出租车费从原本的10元抬高到50元,有家里没车的村民出门找车,嘱咐一屋子老小用被子使劲捂住头:“我不回来,你们千万别把头伸出来。”逃往过程中出现了车祸,造成4人死亡。

直到早上6点,向外逃的队伍收到了官方辟谣的短信,真实的情况是,一名工人将化工厂正常排放的蒸汽误以为是有毒气体泄漏。

爆炸将附近居民房屋的玻璃震碎。

化工包围灌河口

那场万人大逃亡后,时任响水县副县长的许德智回应:“化工产业不是毒药,关键看怎么发展。”他表示,当地发展大化工和重化工项目符合国家产业政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6年报道,江苏过去十多年间,逐渐形成了以沿江为主的石化产业区域发展格局。2014年,仅苏南沿江五市石化产业总产值就约占全省的50%,江苏基本形成了沿江石化工业带。石化已经是江苏省的经济支柱产业。

在这期间,由于环保压力逐渐加大,化工厂和城市规划不断产生矛盾,劳动力密集、占用土地较多、环境容量要求较大的产业在苏南失去发展空间,一些企业选择北上,向有“江苏经济发展洼地”之称的苏北转移。

响水曾被视为江苏省十大贫困县之一,而化工园区能够吸引投资,能够吸引外来人口。2002年苏北首个取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落户响水县陈家港镇。苏州工业区难以落地的一些项目,亦逐渐被陈家港迎了进来。

附近居民陈强注意到,最开始只有一两家化工厂,后来越建越多,工厂距离居民区极近,有的就建在住房边上。

为了进一步吸引投资,响水给出了一系列政策优惠。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园区对国有土地使用权的50年有偿出让价为每亩3.5万元,在全国属于较低水平。此外,对国(境)内外投资商投资的生产企业,自获利之年起,地方留成部分先征后返,前两年全额、后三年减半。有化工公司高层透露,为留住企业,政府会主动在在初始几年免税或少收税。

几乎与响水县同时,邻近的连云港市也在大力吸引化工企业,2003年起,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开始建设,2006年5月成为江苏苏北当年唯一的省级化工园区;2009 年被确定为国家农药生产定点园区。该市灌云县的燕尾港化工园区、灌南县的堆沟港化工园区也都建了起来。

由于化工企业需要排污,这些企业多沿灌河和黄海海岸线不断扩张。据南方周末去年11月报道,苏北四个规模较大的化工园区,除盐城市滨海县的沿海工业园外,有三个聚集在灌河口,分别是灌云县燕尾港临港产业园、灌南县堆沟港的连云港化工产业园和响水县陈家港的响水生态化工园。灌河东西两侧密集分布了多家化工企业,集中于三大化工园区内。这些园区相隔只有十公里左右。

《21世纪经济报道》2016年的报道显示,江苏未来15年的石化产业调整中,苏南地区(长江南岸)的石化产业规模将被压缩,江南石化化工生产企业要逐步关停或转移,其中的一个目的地是响水县所在的苏北。

涉事的天嘉宜公司。(资料图)

“主体税源”

由一期的4平方公里发展到如今的10平方公里,化工园区确实为响水的经济发展带来了活力。据公开资料,园区曾经一度达成每年收入100多亿元的成绩,上缴税收4亿元,约占响水县财政收入的六分之一。

园区的设立确实让居民的收入有所提高。距离化工园区最近的沙荡村村主任曾向媒体透露,2007年园区内发生“11·27”事故时,全村人均年收入已经从2001年的2000元提高至8000元。

在响水县政府官网上,化工园区与响水经济开发区、沿海工业区被标识为“三驾马车”。

2017年盐城市委提出“富民兴市”,响水回应,将进一步发展化工园区落实这一目标,据响水县政府统计,2017年1月到10月,县生态化工园区完成一般预算收入2.34亿元,提前两个月完成了县里下达的全年任务。

此次发生事故的天嘉宜公司曾是响水县重点扶持对象。2014年8月,响水县政府称要“重点打造天嘉宜等纳税过千万元骨干企业,形成主体税源”。同年9月,又称将对天嘉宜等6个规模以上企业加大技改投入与创新的扶持,“力争培植全年开票销售超亿元企业群”。

南方周末援引一位江苏环保部门的官员的话说,此前,灌河口的三大工业园区是支撑苏北灌南、灌云和响水三县的经济支柱,以灌南为例,一个化工园区的税收8亿元左右,占全县一半以上。

但化工经济提高当地财政收入的同时,随之而来的是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的问题。

2017年12月9日,连云港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间二氯苯装置发生爆炸,造成10人死亡、1人轻伤,直接经济损失4875万元。2016年10月16日,灌南县化工园区内一农药厂发生爆炸,所幸无人员伤亡。

2017年5月,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了关于灌南县化工产业园的有毒有害化学品污染调研报告,结果显示:在污水排放渠和并行的小河里检出的样本中有61种为列入国家《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的“危险化学品”;空气中也检测出8中被列入危险名录的高浓度挥发性有机化合物。

灌河口的污染状况也极其严重。据2014年江苏省环境质量公报,2004年到 2006 年期间,灌河的主要入海污染物中化学需氧量的年均入海量约为1.2万吨,到2014年时已增长十倍,达到约19.7万吨。2007年以来的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四次实测中,在近海监控点“灌云化工园区排污口”(连云港)的水质状况都是劣四类 ,生态环境质量等级为“极差”。

爆炸事故现场,附近可见围绕在灌河入海口的化工园区。

整治与关停

过去10个月内,官方对天嘉宜公司的关注不可谓不多:

去年5月,盐城市安监局副局长朱国华到天嘉宜公司检查危化品安全作业实操考核现场,实地查看了考场纪律和考核标准执行情况;9月,时任县委书记崔爱国到天嘉宜公司了解企业安全生产制度落实情况,叮嘱“要始终绷紧安全生产这根弦”;12月,县委书记戴源再次前往调研。

今年3月1日至14日,针对整个园区,响水县领导通过走访调研、召开会议等方式,先后4次提及工业安全生产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去年的一则报道显示,江苏省已实施多轮化工专项整治,但安全生产事故仍连年爆发。公开资料显示,近三年来,江苏省政府已对曾经拉动该省工业经济成长的化工企业动刀子。

2016年,江苏省政府出台“263”环境整治专项行动,其中减落后化工产能包括在11项具体任务之内。在响水县生态化工园区提前两个月完成财政任务的2017年,江苏省一共关停了落后化工企业1421家。

去年,江苏省进行沿海化工园区整治。包括天嘉宜公司在内的响水生态化工园的部分企业年中被勒令停产。8月9日,响水县政府官网公布了“天嘉宜”的整改报告。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2018年4月,连云港市会同省专案组对灌云县、灌南县化工园区200多家企业开展“地毯式”环保大检查,并于4月26日要求化工园区全面停工。复产后,连云港市环保局认为整治初见成效,同时力争到2020年使化工园区企业数量减少50%以上。

事故发生时,整治仍未结束。近十年来,响水县事发地附近居民陈强,夜里常常闻到呛人的气味,窗户的柱子上蒙着一层黑色。他记得,当地会发生爆炸的说法总是时不时地冒出来。

天嘉宜公司的一声巨响让传言不幸成真。

(文中人物陈强为化名)

搜狐后窗工作室出品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陈怡含

我情愿相信世界不愚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PHONE